书趣阁 > 阴阳尸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雪域新王
    “雌死雄亡,那巫蛊神婆已被本能生生肢解!雌死雄未亡,除非……”

    当张小洛再次提出要见王城大祭祀的时候,萧良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坦言大祭祀已外出王城,去准备新王继位的最后一份祭品。

    张小洛去找梵海的时候,梵海居住的殿堂已人去楼空。萧良告诉他,新王至上次归返后,便已被接入神庙。

    张小洛强忍住将萧良那张老脸撕成碎片的冲动,再次回到自己所居阁楼,一边陪着米吉,一边默默地等待,等待着雪域新王继位之日。

    王城大祭祀很快便归返王城,随即一队队雪狼骑卫从王城而出,向十六座护卫城,向整个雪域宣告,三日之后,新王登基,吉玛神现,恩泽万民。

    梵海近几日屡做噩梦,他梦见自己的阿妈犹如儿时那般,将自己抱在怀中轻声呢喃,梦见自己眼睁睁看着米吉残死,梦见与嫣雪在广袤的雪原之上嬉戏,梦见张小洛用一种空洞的目光冷冷地看着自己,甚至还梦见他坐在阴森的阎罗冥殿之上,四周跪着无数的冤魂恶鬼,向着自己俯首叩拜……

    为更好的感受吉玛神的恩赐,十六座护卫城分庙的祭祀,已全部赶往王城,去见证新王登基的一刻。

    梵海曾再次外出王城,但却未能找到嫣雪,嫣雪似乎已经远远地离开了王城,离开了雪域之原。

    新王登基之日终于来临。王城之内的奴仆都在忙碌着,准备着新王登基所需的王袍,祭奠所需的牲畜祭品之类。整个雪域王城之内到处张灯结彩,唯独张小洛所处阁楼静悄悄的,漆黑一片。

    钟无道仍然穿着那件白色道袍,盘膝坐在那高高的王位一侧的蒲团之上,双目外翻,面无表情,耐心地等待着梵海的到来。

    神庙大祭祀,终年居住于王城之内的神庙,每逢十年出现在王城两次。一次是如今日这般的新王登基,而另一次,则是祭奠吉玛神,选出下任新王的祭祀大典。

    梵海是最后出现在殿堂之上的。在两队奴仆的指引下,头戴王冠,身穿王袍的梵海显得格外的俊俏和英气。梵海并没有直接走向那高高的王座,而是行至端坐在那里的大祭祀身旁,便停了下来。

    他尚未进行最后的祭奠,还没有坐上那高高王座的资格。他的目光朝着大祭祀看去,目中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怨恨之色。

    梵海到来后,王城那专门负责祭祀礼仪的老者朝着一侧盘膝而坐的钟无道看了一眼,见大祭祀脸色平静,才对着殿外高喊一声。

    “新王沐浴吉玛神的荣光,必为吉玛神献上祭牲,以示虔诚之心!”

    随着礼仪官的话语传出,大殿门外缓缓走来几个身穿白色祭祀长袍的祭祀,冰雪城神庙主祭祀宗襄赫然在列。可如今的宗襄再没有曾经在冰雪城神庙那般的威严,他双手置于肩头,正与其他几名护卫城主祭祀一起,抬着一个长长的供案,一步一步地走向那高高的王座。

    供案之上躺着一个女子,女子头盖纯白色柔滑兽皮,看不清相貌。她全身仅着亵衣,裸露的肌肤之上画满了一个个奇怪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雪域新王(第1/3页)